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農業兒童網
八月份 處暑 蜻蜓翩翩起舞的初秋,襁褓中的秧苗,需要農夫加倍的呵護 金麥浪 賞鯨 螢火蟲 賞櫻花 金針花 吃西瓜 賞桐花

健康幸福~羅家姐妹用愛澆灌的有機農場

健康幸福~羅家姐妹用愛澆灌的有機農場
 

姐姐于婷跟著爸爸的指示,發現藏在綠葉中可以採收的醜豆

  如同爸爸羅文祥為農場取的名字「健福」,十一歲和七歲的羅于婷與羅奕茹看起來比誰都還健康幸福,她們和一般小學生不太一樣,每晚八點半睡覺,五點半就起床,刷牙、洗臉、綁頭髮、吃早餐,然後上學去,以一種最符合農家的生活作息悠閒自在的成長。

  說起來,羅家世代務農,爸爸羅文祥已經是第四代,不過作為現代農家的孩子,于婷和奕茹已不像爸爸當年被田事綁著,必須常常到田裡幫忙,開學時要補秧苗和拔草、期末考遇上割稻季,過著「半工半讀」的日子。現在于婷和奕茹平日在媽媽任教的平地小學讀書,只有週末才能當放出籠子的小鳥,跟著爸爸到山上的蔬菜溫室玩。

  即便如此,她們已經比開始上補習班的同學快樂太多,她們面對的不是參考書或考卷,而是綠油油努力成長的幼苗,每週都有一點新進展,而且今年她們在爸爸的指導下,成功在溫室裡佔據了一角,親自種上青椒、玉米,成為貨真價實的小農夫。 妹妹奕茹跟著爸爸巡視溫室,摘下已經長得長長的醜豆

  今天姊妹倆的任務是幫菜園除草,拿了鐮刀走入溫室,于婷大喊:「哇,我的青椒跌倒了!」她有點慌張,羅文祥教她到外頭撿拾竹枝,用鐮刀割繩子,重新將倒地的青椒扶正,姊姊這頭忙著,妹妹奕茹也沒閒著,她蹲在玉米株下,不太熟練的揮舞著小鐮刀,努力與雜草奮戰,好厲害啊,畢竟是去年才開始進出菜園的生手呢!

  兩人忙了一陣,開始跟著爸爸巡視溫室,摘下成熟的青椒和茄子、已經長得長長的醜豆,最讓父女三人驚訝的,是長得太大的「巨無霸小黃瓜」,快手快腳的爸爸一邊嘀咕,一邊摘著瓜,姊妹輪流接過幫忙放入籃子裡,幾根特別彎曲的小黃瓜,讓奕茹玩了起來,「哈摟?有人在嗎?哎唷,這電話好刺喔!」于婷也不甘示弱,立刻拿了其中最大的小黃瓜,放在自己臉旁比較長度,「這才是真正的巨無霸小黃瓜。」她已經和爸爸預約晚餐要有一道涼拌小黃瓜了。最讓父女三人驚訝的,是長得太大的「巨無霸小黃瓜」!

  但根本還等不到回家,剛採下的蔬菜最好吃,小黃瓜洗淨後,是姊妹解渴止飢的零嘴,一人抱著一根黃瓜啃了起來,爸爸的農場可是他們認證的有機呢!只是有機農業發展的十多年來,羅文祥算是先行者之一,姊妹對於爸爸如何以為蟲害苦惱、如何嘗試養雞、養鴨試圖克服困難,四處尋找符合規定的菌抑制病害,都了然於心。

  「我不喜歡上學,只喜歡上體育課,可是我很喜歡種田,田地比教室有趣多了。但媽媽說不可以,她不要我做苦差事。」因為天熱,于婷臉紅得像蘋果,媽媽一早幫她扎起的長髮已經散開,但她不以為意,她知道爸爸平時工作更久、更累。 一到餵雞的時間,姐姐于婷就會幫忙主動驅趕不去吃飼料的雞,還會抱著雞玩玩

  「爸爸每天很晚回家,只要爸爸打電話說很快就會回家,那一天一定更晚回來,所以我想提醒他,以後不要再說很快了。」于婷不是沒思考過爸媽工作型態的差異,有時她也覺得迷惘:「爸爸為什麼要種田這麼累?為什麼不是當醫生?醫生能幫人看病,薪水也很高,爸爸現在雖然是老闆,可是沒有人發薪水給他,只有賣掉菜才能賺錢。」

  聽到姊姊這麼說,天真的奕茹搶話:「我以後想當做蛋糕的人!」如果說姊姊像爸爸,彷彿是從田裡生出來的孩子,那麼她就像極了媽媽,媽媽怕小狗、怕蜘蛛、怕昆蟲,每次姊妹倆要被爸爸帶來農場時,媽媽都搖手拒絕,說起來,奕茹很懂媽媽的心情。

  因為一到餵雞的時間,奕茹就躲在外頭不敢靠近,于婷卻是大方走入,還主動驅趕不去吃飼料的雞,偶爾徵得爸爸同意,還能抱著雞玩玩,這些雞是爸爸的工作夥伴,能幫採收後的菜園啄食菜根、翻土,對抑制蟲害也有幫助,奕茹都知道,但她還是只敢遠望不過兩個人扛起裝了菜的籃子時,還是合作無間,姊姊在前頭說要轉彎,妹妹喊著好累,嘴裡雖抱怨,手卻沒放下來。小黃瓜洗淨後,是姊妹解渴止飢的零嘴,一人抱著一根黃瓜啃了起來!

  于婷常說:「我比較想要一個姊姊,可以照顧我,跟姊姊玩應該比較好玩,不像妹妹無法溝通。」可是啊,奕茹還是只管笑嘻嘻的說:「我最喜歡姊姊了啊。」這些菜園裡的日子,有土、有蟲、有雞、有狗、有菜的生活片刻,一定會成為姊妹珍貴的成長回憶吧!


發布日期:105-05-30
:::
回上方回上一頁  
:::更多推薦單元
探訪農村
春季植栽
歷史文化館
Mita好朋友
元氣料理
桌布下載
冬季植栽
自然科學館
二十四節氣
田園傳書香